网站地图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 > 正文

陕西神木叫停煤矿治理项目 民企称上百亿投资打水漂

来源:浮山新闻网 编辑:王鹏 时间:2019-03-21 09:12:05 点击次数:

  神木煤矿治理调查 综治项目生死劫

 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/周群峰

  2019年2月22日上午10时半许,50岁的薛有山从老家福建福清市驱车赶往陕西神木市(县级市,隶属于榆林市)。途中,他突然接到神木市大柳塔镇政府一位工作人员的话。

  这位工作人员通知薛有山说,他的公司负责的综治项目被清场。按照要求,他必须在2月28日前自行解散施工队伍,撤走施工机械设备,拆除供水、供、彩钢房等临时设施。

  薛有山是神木市朱塔鑫鹏矿山生态恢复治理有限公司实际控股人。因为事发实在很突然,他压制不住情绪,异常激动,声嘶力竭地问:“公司的手续都齐全,经过了政府层层审批,为什么综治项目说关掉就关掉?”

  他所说的综治项目,全称是“投资采煤沉陷区及火烧隐患区综合治理项目”。这个项目的由来,是10年前地方政府为了治理煤矿塌陷区和火烧区,吸引民企入局,将残留的煤挖出售卖,以避免残留煤的自燃。其后,企业出资用土将矿坑回填,再进行绿化复垦。

  神木的综治项目始于2009年。2012年、2014年,薛有山以借高利贷等形式筹集了4.7亿元,先后在神木投资了作为综治项目的两块地,合计1000余亩。

  薛有山公司负责的综治项目,只是榆林市针对神府两地(神木市、府谷县)上百个被要求清场的综治项目之一。

  神木号称“中国产煤第一大县”,此次清场引发的反响尤为强烈。多位业内人士表示,这些项目的投资,绝大多数都上亿,有的甚至十余亿。

  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获得的权威信息源显示,神木市市长封杰在3月14日表示,“神木以前(对这些综治项目)的审批没有依据。”

  神木市常务副市长李世书也表示,多年来,神木的综治项目为当地塌陷区、火烧区的治理作出了非常大的贡献。但在治理、特别是在后期的治理过程中,出现了乱采乱挖、破坏生态、批小挖大、违法占地、倒卖批文、偷逃税款、偷卖黑煤等乱象。

  不过,这次的清场通知来得突然,让企业家们猝不及防。在他们看来,政府“翻脸比翻书还快”,“一刀切式”的清场方式饱受争议,影响了数万人的就业,也对地方经济造成冲击,并留下了一系列问题。

  目前,神木市政府与相关企业的矛盾仍然尖锐,至少有八家公司表示已经通过法律途径维权。

  政府吸引民企入局

  神木地处陕晋内蒙古三省区接壤地带,总面积7635平方公里,是陕西省面积最大的县级市。

  1982年,陕西省煤田地质勘探队在神木、府谷等7894平方公里的土地上,发现储量高达877亿吨的大型煤田。神木的储煤面积多达4500平方公里,占县域总面积的59%,已探明的煤炭储量为500多亿吨。神木由此被称为“中国产煤第一大县”。

  神木,这个原本不起眼的陕北小县,命运因煤发生巨变,成为西北地区县域综合实力最强的县市。工信部所属赛迪县域经济研究中心发布的“2018年县域经济100强榜单”显示,陕西全省仅有神木市上榜(第61位)。

  煤炭让神木经济发生飞跃,但是早期不合理的采煤方法也带来不少问题。

  神木市人民政府官网上,一篇题为《关于采煤沉陷区和火烧隐患区综合治理工作政策建议》的文章中介绍说:神木早期的煤炭开采,主要采用资源回收率低、安全可靠性差的“房柱式”或“残柱式”的炮采采煤方法,生产技术装备水平低,生产工艺落后,造成资源严重浪费。随着时间推移,残留的煤柱和顶板开始风化,引发煤层上部土岩覆盖层大面积垮塌,地表出现裂缝,残留煤开始自燃,大量有害气体泄漏,环境污染严重,给群众生产生活带来严重影响,甚至威胁到生命安全。

  因为这种落后的开采方法,神木形成了大规模的采煤沉陷区和火烧隐患区。2016年10月,《陕西日报》一篇文章中称,经初步统计,目前神木矿区已形成的采空沉陷面积和火烧隐患面积,分别为324平方公里和45平方公里。

  为解决这个问题,自2009年以来,神木市委、市政府结合中央、陕西省、榆林市等上级相关文件精神,出台了《神木县煤矿采空区和火灾隐患区综合治理实施办法(试行)》,通过总体规划,以分步实施、先易后难为原则,采用多种技术对覆盖较薄的房柱式采空区进行综合治理。

  据《陕西日报》报道,2009年3月,神木市启动了采煤沉陷区和火烧隐患区综合治理试点工作,成立了综合治理领导小组,由市里一把手任组长,设立领导小组办公室(治理办),下设技术督查科、综合科和规划科。

  神木市在实施综治过程中,主要是由煤矿开采方治理相应的沉陷区,政府与煤矿企业签订责任合同,企业需交付每平方米30元的治理保证金。企业自筹资金开展治理,通过回收残留煤炭资源进行收益,有关部门进行监督。其间,企业要给政府上缴一定的税费,同时对占用的临时用地,将给予村民相应的经济补偿。最终,煤矿企业要将治理好的土地无偿返还给村民。

  多位综治项目负责人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神木综治项目具有创新实验性质,在全国都是走在前列。这种将各个矿区划成不同的片区,然后由民企承包的综治项目,类似于PPP模式。

  相关文件显示,国家层面也在出台政策支持这一项目。

  2015年12月31日,国家发改委联合财政部、国土资源部等9部委以发改环资〔2015〕3214号文件,确定神木为第二批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建设。该文件明确指出:要积极推进制度创新,要结合本地区实际和确定的制度建设重点,勇于探索和创新,力争在生态文明制度创新上取得重大突破。

  2016年6月12日,国土资源部联合工信部、财政部、环保部、国家能源局共同发布了《关于加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和综合治理的指导意见》。

  2016年12月25日,国家发改委发布了《采煤沉陷区综合治理专项管理办法(试行)》文件,明确指明要动用社会各种力量进行治理。

  2018年6月27日,国家发改委发改办振兴〔2108〕750号文件将神木市等16个重点采煤沉陷区工程实施方案通过评估论证,并纳入国家发改委采煤沉陷区综合治理中央预算内投资支持范围。

  在政策刺激下,多个民企到神木考察综治项目,其中不乏来自湖北、福建等地的民营企业。很多企业依照政府的政策和要求,取得了政府会议纪要、发改委立项文件、治理方案、环保局、林业局、土地局等一系列手续,顺利投资了综治项目。

  根据项目规模,每个项目缴纳的保证金、村民征地搬迁补偿费、相关税费等基本都是数以亿计。比如鑫泽综治项目总投入已达12亿余元;糖浆渠项目总投资超5.2亿元……

  多位受访者表示,2014~2016年上半年,煤炭价格低迷,神木政府还出台了允许保证金可以缓交或分期等优惠政策。

  2016年下半年,煤炭价格回暖,综治项目完成开采后出现盈余。

Copyright © 2013-2019 浮山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晋)字008号

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备案号:晋新广局备2012587号

主办单位:浮山宣传中心、浮山日报协办 www.fuswh.cn 关于我们帮助中心联系我们网站地图